.Spongebob Squarepants.

你要尝试永恒?


头像:源画师在老福特。侵权删

抱歉辟谣一下,有人说我是Krusty Krab的总经理(悄悄告诉你是由Squidward保管的秘密。,那么你就猜错了——我宣布我是这座美食馆的副总裁,Eugene先生出去几天不会知道的。并且这名片上清清楚楚的刻着S、p、o、n、g、 e、 b 、o b…几个字,明显的刻画在油纸上。哦那么我想错了——我会负责好这里的一切——包括食材的运输质量、顾客的需求——我好像闻到了不该有的东西!好的,是肉饼,艰巨的任务,用铁铲将熟透的翻面踏上煎炉。往窗外探头去看见Squidward盖着报纸睡觉,哦Squidward_我们要有勤快的习惯,在这里睡觉可是不好的选择——我只等五分钟就会有人认可我的能力,保证吧,作为唯一见证人,我会向Bikini Bottom展示一位光鲜亮丽的新代理人——Spongebob!!

「Patrick侮辱德克萨斯的言论已经彻底激怒了Sandy,我唯一想到的脑回路就是——挽着好朋友的手臂向前冲!!即使将软踏踏的腿跑断了也要点开蟹堡王的门!!这只松鼠哦不是Sandy她疯了!!我们穿过大片的珊瑚礁林,快速的绕过礁石。唯一的慰藉就是——看来这个声东击西的方法显然很奏效,原本平坦短小的路却在此时变得漫长,我已经能感觉到头上的汗水如瀑布般倾泻下来,回头看看她的样子能把我们撕成碎片!!跑的快速就会缺氧,确实如此。然而等身边一阵轰塌声响起,后面的绳子如长蛇般卷住Patrick直至轰鸣——哦不Pat——rick!!!此时我脑袋半响只打出几个字:救——命、Sandy——Patrick——蟹堡王——!!」

Buenas noches.

『晚上好比奇堡的各位居民们。有点奇怪这个时间出来的人们?像这种时候我大概会选择性失眠,但是我还有一个比我生命还要重要的工作』

这时候我们只需要打开冰箱门——掰开水母酱瓶盖——一股甜蜜的味道涂抹至面包馕上。简直无与伦比☆——好吧~这只是个夜宵。最近我向Sheldon练习了西班牙语,看起来还是蛮简单的,标题就是这么写的呢:good night「晚安」再依次送一个晚安吻💤♡。

『喔!看看Patrick,他的模样比起以往更骏逸了,简直帅呆了!!洁白的衣领打上紫色整齐的蝴蝶结,整个海星简直光荣焕发,可我看他的状态不是很好呢。。最近一直忙着拍广告和应对客户呢——到底怎么办才能让我的好朋友打好精神呢?哎有了!我记得派大星给了我他公寓的钥匙……试图翻找然后推出一张券:『冷冻蟹堡,好吃好吃』??天哪,我已经不想再看见这东西了,虽然很想支持?。』


『去超市精心挑选了的冰激凌,我们BBF的专属口味——还有牛油果色的浆纸包装!!一股清流的味道在这种忙碌的时刻最适合放松心情啦。于是我向旁边的服务员诉说让我高兴的事,但他看起来好像不在意?没什么的,然后衣冠楚楚的走向派对……看起来人十分的多,Patrick很出名呢,我敢说他的推销技术十分出色!!现在也是!特别是上回大胃王比赛——我们比奇堡的冠军!。』



『从拥挤的人群中走过后难得过去见到朋友一面。瞧瞧我带了什么?☆我们最喜欢吃的冰激凌。但是为什么不能停下来休息呢,好吧,我谅解。吱呀吱呀的皮鞋声走过一栋栋房间,打开冷藏的冰箱柜。望眼一看是众多的冰激凌,可是如今我们喜欢约定的却否认了,还有什么意义!!该死的,于是赌气放在了旁边,任留它融化。』


『我相信Patrick是能看见的。他不是那种人』


『离开灯光闪照的阁楼,呆木的走出,回至蟹堡王。我并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,是给Eugene先生提议了那个‘冷冻蟹堡’的方案吗?看着那金光闪烁的铜板我只觉得讽刺,讽刺我和Patrick的友情吗?越想越气,甚至会跺脚!!』

『记得我们相约出去玩乐,用纸币购买了一条硕大的裤子将我们的命运绑在一起,颠颠倒倒的去了超市在冰激凌堆里寻找欢乐。☆愉快的回忆,于是我奋力推开蟹堡王的玻璃门,突然却被一个东西拌倒至地。』


『ouch,好痛,但是当我的眼珠骨碌碌转过来时——是Squidward!我很高兴他能回心转意回到蟹堡王一起工作,本能的再来看一眼。但是这不好笑Squidward,博物馆推销员工作一点都不好玩,不过你可以去看看那个机器人……好吧,糟糕透了。』


『但是这让我明白了拯救比奇堡居民的方法!!——寻找真理☆!一把推开破烂的机器人快速出弯至锅铲——好久不见我的铲铲,你又可以做美味——香甜的蟹堡了!!鲜嫩的肉饼摆至煎炉,浮香传入各个居民的鼻孔中。看来这就对了!果真吸引来了客人!☆。现在我真正明白了我该做的事!』


“Patrick!!那个蟹黄堡是用沙子做的!!!!”



“Patrick……”


『这个方法还需要提议一种。——试图用播音器和电话让对方明白清楚待昏头撞脑时撞了个满怀,我得立即告诉他的真相

——奥耶——是时候让他们知道‘帮友忙’的作用了,这才是我的好兄弟。♢』


别用你那咸腻的嘴去妄图诱惑一块海绵,不可能所有生物都会单纯的相信你——我已经——非常清楚的告诉你——我不是孩子,金钱闪亮的光芒会刺瞎我的眼!!不要再试图从蟹堡王夺取什么,因为我永远都站在Eugene先生这边!!抱歉打断你的蟹堡梦Shelton,我的手都快拉断了——放手!!

比奇堡黑童话注意

将肉饼炒、翻、转入电炉,用锅铲翻捣着肉饼,随着慢慢烤熟还能闻到油腻的香味,尖铲慢慢滑动于滚烫的钢板表面,房间的暗度于门外仅有折射的光度让锅铲发光,渐渐的那干净的画面上浮现了人影,是Sandy。我明显感觉到她没有与我相处的轻松,陆地生物的嗅觉灵敏的警惕着房间异样的味道,她的眉头随着皮毛向下皱住。我轻松的看着煎炉上的肉饼从粉嫩的转变成艳丽的红色,如此的正常。


随意摆弄着锅铲,将肉饼盖入软腻的面包,上面还有许些油渍,渗流在肉饼下,加入生菜再涂上沙拉酱,滋落的声音让空气更紧张了许多。这是与普通汉堡不寻常的,他们充满奇异的色彩,足矣让居民落得开心的所谓下场。


她是来斥责我的,我知道。当然我不会介意,对于我的城市,在这座新型的城市的新风貌是需要改良的,仿佛一张舒适的温床,丝毫没有漏洞的被戳穿——她是我的朋友,没有丝毫用处的,聪愚的陆地生物。打着这回响子,这片宁静已被戳破。谁是冒险家?让我猜猜……


铁铲似乎要在煎炉上折裂,又轻柔的划过空气。质疑,作为一个聪明的生物,你的脑袋留着还是太多余了,你该想想怎么应付新邻居Squidward还是那只鲸鱼。Eugene可谓是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了代价,我们不应该高兴吗Sandy??!啊哈,平凡而又深刻的教训,足矣刻在比奇堡的石头上,让它们血流不止。


故意,阴谋家所杰作的,杰出的作品,有的石子被踩在脚下是被仁慈对待,有的珊瑚却被砍断的头颅,前者是悲微不抗,后者是宁波不礼,明显的区别,当你多走几步就会明白了,闭上眼睛,也闭上你的嘴,安安足足的封好,直至离开这个世界。


澈蓝的眼瞳变得不同往日,锐利逐露青光的盯着对方,语气却毫不留情。我相信不会有人再想有压力,手下留情,则是你我的本能。


——是时候让伤口愈合了,珊迪;

It's time for the wound to heal, Sandy.


——别试图揭开它。

—Don't try to uncover it.


——因为你撕扯开那些痂,得到的只有满手的血腥。

-Because you tear open those scabs, and all you get is bloody hands.

今天我在海底遇到一个带着奇怪的氧气罩的女孩,她穿着白色的宇航服,显然是一个明显的陆地生物,她的出场方式很特别——哦那简直太酷了!空手道简易的将贝壳掀翻,直至让我羡慕!☆

我想让自己也变得特别,因此我问了我最诚挚的朋友Patrick!他果然是最聪慧的朋友,粉星星脑袋帮助了我不少忙——首先表达出自己的赞美?——哦是的,绝对照做,如果紧张了还要伸起自己的小拇指,听起来像是不错的建议。为了给对方留下好印象,我还趁机去买了几朵珊花,女孩子应该都会喜欢这种粉嫩新鲜的花朵……它很漂亮,但愿她会喜欢,话说陆地的空气会是什么样子?



「图片来源于@关注我合集的人必倒大霉(指逆cp 」,已授权「嘶。

我流CB向,想磕就磕吧随便。,(摆烂。b

musical instruments together♪

舞台上悠扬的竖笛声回响,再随入轻拨尤克里里的弦音,这是竖笛大师Kenje和Spongebob先生的绝妙合奏——精礼无史的绝伦,带给爵士乐风云群众的一道热烈优美的新开幕!

也就是说……小蜗不见了——他走了!!我真是个不称职的主人,该死的,为了那个什么挑战我忽略了该对小蜗的关心!!他现在一定又累又饿,没有家的温暖,只能在寒冷中度过!!——哦好的一封信……是小蜗写的,他叫我不要来找他……我辜负了小蜗对我的信任!!——好了Patrick伙计,我们有活干了。

:我不清楚大家是是怎么想的,但是我拒绝这样发展下去。我们已经没有值得失去的东西了……一个小镇被履为平地,大家的回应是什么?拿起火把互相残杀,互相推拥,这里不是混乱该有的地方,恐慌也不能成为你们所谓利益利用、互相推脱责任该有的理由——错上加错!!比奇堡曾是一个美丽安宁的地方,也许我只是急于证明我并不甘旧于此,一块海绵拯救不了大家的心。


我们并没失去任何东西,我们所珍惜的、所爱的人都在这里,我们陪伴彼此,它从来不会因为什么火山爆发巴拉巴拉的所消散——拜托大家振作起来!!如果我们魄落于此,这和灾难没有一二的区别!!即使是往日的仇恨,也会随着这最后一抹夕阳所消逝。


看看这夕阳吧,也许是最后一次,空气依旧清澈,随处的水泡浮游着,海草随着轻风跳着最后一支舞。这可能是我享受过最美好的一天,仅有7分钟……但是。但是万一我们坚持下最后一刻,战胜了谎言呢?它就会随着水母飘舞飞入空中。这个地方永远是美好的回忆的开始,也曾是,我的家。


胜负就此一举了,朋友们。